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香格里拉协和医院 博客

为了方便患者及有需要的人更好的了解所患疾病相关信息!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古代的夜总会是什么样子的  

2011-06-18 09:39:01|  分类: 休闲风尚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  古代的夜总会是什么样子的 - 香格里拉协和医院 - 香格里拉协和医院的博客

  自古以来,京城乃是天下第一去处,因此,一般顶级的夜总会大都开在京城的繁华地段。譬如,北宋时期东京汴梁的最大的夜总会“樊楼”就位于京城最繁华的御街北端,也有的说是位于东京宫城东华门外景明坊。这樊楼又名矾楼,其中发生的故事遗韵至今,口碑流传。当然,最香艳的故事,当属风流皇帝宋徽宗与青楼名妓李师师幽会的千古佳话。

  

  古典名著《水浒传》中就有两处以樊楼为场景的事件描写:

  

  一是在第六回“花和尚倒拔垂杨柳,豹子头误入白虎堂”一章中,高俅的儿子高衙内看中了林冲的娘子,陆谦为让高衙内得手这个京城美人,便计赚林冲去樊楼吃酒:当时两个上到樊楼内,占个阁儿,唤酒保分付,叫取两瓶上色好酒,希奇果子案酒。

  

  二是在第七十二回“柴进簪花入禁院,李逵元夜闹东京”一章中,刻划更为细致:出得李师师门来,穿出小御街,径投天汉桥来看鏊山。正打从樊楼前过,听得楼上笙簧聒耳,鼓乐喧天,灯火凝眸,游人如蚁。宋江、柴进也上樊楼,寻个阁子坐下,取些酒食肴馔,也在楼上赏灯饮酒。吃不到数杯,只听得隔壁阁子内有人作歌。宋江听得,慌忙过来看时,却是九纹龙史进、没遮拦穆弘,在阁子内吃的大醉,口吐狂言。

  

  樊楼,是北宋时期京城最豪华的顶级酒楼,也算得上百年老店。据说在宋真宗时就名闻遐迩了。据宋代档案《会要》的记载,当时,樊楼每天上缴官府酒税就达二千钱,每年销售官酒竟至五万斤。后来转归老板转手,酒楼新主“大亏本钱,继日积欠,以至荡破家产”。宋仁宗期间,仁宗皇帝还常来樊楼饮宴。宋代话本《赵伯升茶肆遇仁宗》就曾引一首《鹧鸪天》词为证:“城中酒楼高入天,烹龙煮凤味肥鲜。公孙下马闻香醉,一饮不惜费万钱。招贵客,引高贤,楼上笙歌列管弦。百般美物珍羞味,四面栏杆彩画檐。”

  
  东京一般酒楼仅上下两层,唯独樊楼,在徽宗宣和年间改建为东西南北中五座三层的主楼。新樊楼各楼之间用飞桥栏杆,明暗相通,朱额绣帘,灯烛晃耀。改建完工重新开张的头几天里,最先光顾者赏以金旗,以招徕宾客。每到元宵灯节,樊楼顶上每一道瓦楞间各放莲灯一盏,把樊楼点缀得分外靓丽妩媚。其中西楼,后来禁止酒客登临眺望,这是出于对皇帝安全保卫的考虑,因为从西楼俯瞰下去就是大内。据《水浒传》的蓝本《宣和遗事》说:樊楼“上有御座,徽宗时与李师师宴饮于此,士民皆不敢登楼”。

  

  由于樊楼名闻遐迩,京城第一,这里就成为王公大臣和豪门显贵呼朋唤友寻欢作乐的地方。《齐东野语》记载了一则樊楼逞富的真实故事。说一个叫沈偕的吴兴阔少,狎游京师,追求一个声价“甲于都下”的名妓。有一天,带她上樊楼,对楼上千余酒客说:你们都“极量尽欢”,最后我来买单。“至夜,尽为还所值而去”。沈偕的豪奢之名传遍京师,不言而喻,那些身价千万的名妓也“唯恐其不来”。

  

  樊楼雕梁画栋,极尽奢华,“三层相高,五楼相间”,五座楼之间,又“各有飞桥、栏槛,明暗相通,珠帘绣额,灯火晃耀。”樊楼有自己独家酿造的眉寿、旨和两种美酒,除了本店特供之外,还有三千家“脚店”,“每日于本店取酒沽卖”。

  

  樊楼美酒荟萃,美人云集,吸引无数王孙公子、富商豪门、文人骚客来此游玩欢宴。根据北宋的《东京梦华录》、《能改斋漫录》、《宣和遗事》等书的记载,顾客进得大门,顺着主廊走一百多步,只见“浓妆妓女数百,以待酒客呼唤,望之宛若神仙。”由此不难看出,当代夜总会的美女难以与当年樊楼中的美女比肩。

  更让当代夜总会望尘莫及的是,当年樊楼有一位色艺双绝、名满京城的名妓,她琴棋书画了然于胸,歌舞弹唱无所不精,不仅皇上宠爱,文人垂青,即便是梁山上江湖大佬也为之倾倒。

  

  当年宋徽宗的后宫美人如花,佳丽如云,史书记载有“三千粉黛,八百烟娇”,但是得知京都名妓李师师在樊楼坐镇接客之后,便不惜屈身降贵拜倒在李师师的石榴裙下。后来,金兵马踏黄河,攻破汴京,北宋灭亡,宋徽宗流放到五国城,听说李师师不幸遇难,在情不自禁“其涕泣之汍澜”的同时,居然还亲自写过一篇《李师师小传》。只可惜这篇小传没能流传下来。然而,有一首北宋灭亡之后关于李师师的小诗流传了下来。刘子翚《汴京纪事诗》有诗史的价值,有一首写到李师师:“辇毂繁华事可伤,师师垂老过湖湘。缕衣檀板无颜色,一曲当年动帝王。”

  

  李师师香消玉殒已经八百多年了,而北宋的那个叫做“樊楼”的地方早成了千古绝唱,只是类似的故事还在上演。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2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